媒體報道

[新周刊] 創意教育的右腦先行

導語︰如果有兩杯水,國內的老師會教學生畫這杯水的技巧,光線和陰影,英國的老師會讓學生體驗,熱水和冷水分別帶來什麼樣不同的感覺,這是兩種非常不一樣的思維過程。
 
文/胡斐
 
天然布料制成的衣服、舊電腦散熱器排列成的風扇、不用訂書針的訂書機……2007年11月,來自英國的“氣候酷派”創意設計展在廣州舉行,這個展覽旨在從生活的點滴出發,通過廢物利用、設計創意,把生活用品變得更環保,減緩全球氣候暖。
 
有來參觀展覽的學生仔說︰“這都是很容易的設計嘛,我也可以做得出來。”
 
然而這些英國的本土創意已經形成規模,投入生產,中國學生的創意還只停留在自娛自樂和小規模的創意市集階段。
“中國和英國的教育系統是不一樣的,作為學生,能夠經歷兩個不同的教育體制是互補,學生可以從兩種不同的教育受益,起一個橋梁作用。中國的藝術,更重視工藝,而在倫敦,則更重視創意。”著名雕塑家克林‧凱瑞根說。他在中國走訪的這段時間里,對工筆畫技藝贊不絕口,但是他也疑慮,在一個有嚴格戒律的條框里,藝術學生能夠走多遠?
 
10英鎊的一上午
倫敦藝術大學的課程里,少有針對性的概念,條條框框的理論,老師走進教室,出的一道題目是︰“我給你們每人10英鎊,你們在一上午花完它。”
 
所有學生于是放了一上午的假,隨心所欲使用手里的錢,下午回到教室的作業,就是把上午的經歷全部畫下來。學生可以自由發揮,用各種方法描繪自己10英鎊的一上午。
 
英國設計協會主席、倫敦藝術大學校長邁克爾‧理查德爵士挑選學生的標準是︰“我們致力于挑選有潛力的學生,尤其在視覺方面,對色彩和繪畫有潛力。”肯定了右腦思維在藝術創意中的作用。
 
在2007年12月在廣州成立的“天麟海外教育創意啟發中心”前身是倫敦藝術大學廣東省代表處。在幫學生申請國外藝術類大學的時候,發現中國學生的藝術設計作品和外國學校的要求有很大的差距。為了能夠讓中國學生的藝術設計走得更遠,天麟聯合起倫敦藝術大學,引進英國的教育課程。“我們不想把這個中心定義為‘培訓’,這在觀念上就有誤,藝術創意從來不可能是‘培訓’出來的,而是‘啟發’出來的,所以我們才有了這麼一個拗口的名字。”天麟教育顧問陳海彬說
 
《新周刊》曾在2006年10月的《右腦顛覆左腦》一期專題中寫道“左腦聚焦于單一答案,右腦延伸為完形感知。左腦注重分類,右腦則注重聯系。左腦捕捉細節,右腦則看到大情景。在一個物質豐富的時代,僅滿足邏輯理性和功能上的需要已經是遠遠不夠了。這個商品還必須美觀、獨特、有意思,符合‘審美的需要’。取悅右腦即取悅心靈,體驗經濟即右腦經濟。”換算成實際的教育內容,即讓學生自由行動,調動所有感官體驗,顛覆常規想法。
 
“如果有兩杯水,國內的老師會教學生畫這杯水的技巧,光線、陰影和角度,英國的老師會讓學生體驗水帶來的感覺,比如熱水和冷水分別帶來什麼樣不同的感受,這是兩種非常不一樣的思維過程。”天麟海外教育創意啟發中心的董事總經理梁香盈說。
 
听听他們怎麼說
專訪雕塑家、倫敦藝術大學國際部門學術部代理主任克林‧凱瑞根
 
“中國人做事通常只有一種方法,他們很小就形成了鮮明的對錯觀念,所以不敢輕易嘗試不一樣的東西。”
 
衡量一個人的才華有兩方面,中國人通常關注的是最終的產品,而非過程,專注于結果的完美。而在西方,我們關注的是過程,關注“盡力去做”,如果這其中犯了錯,沒有誰會在意。
 
我認為中國人一直受儒家的影響,一件事情一定要做到完美,而西方是一種實驗性的做法,首先想的是“我不可能做到完美”。中國人做事通常只有一種方法,其實可以用不同的模式去嘗試,能夠個性化地學習設計,自主學習。
 
對中國學生來說,早期的教育讓他們形成固定的觀念,做事只有錯和對兩種方式,孩子們不允許犯錯誤,他們很小就形成了鮮明的對錯觀念。不過,現在的年輕人已經開始意識到他們不喜歡這樣,他們也開始敢于讓自己犯錯誤,不斷嘗試新的東西,而且他們有比西方學生好的方面,他們非常自律,加上創新的思維,肯定會有新成果。西方學生缺乏自律,他們可能表現不錯,但是邏輯不完整。
 
全球化在改變所有的事,年輕人也已經開始變化了。我們並不提倡所有東西都要照抄西方,西方人現在開始嘗試東方的思維觀了。後工業化時代,人和自然發展的全面關系都來自于東方,受過高等教育的人,更多地把眼光放在東方,東方的哲學理念闡述了一種更均衡的發展方式,東方強調人與自然的關系,把自己更多地看成是一個藝術家。
 
專訪倫敦藝術大學校友、華裔鞋履設計師周仰杰(Jimmy Choo)
 
“中國人不能永遠跟在外國人後面做加工工人,當年再大牌的設計師要用我的鞋,我都一定要讓他們標上我的名字,這樣才能讓別人知道,這鞋是一個中國人做的。”
 
關于東西方思維的問題,最重要的是適應所處的環境,念書是不可以學到全部的知識,我去工廠實習之後,才知道市場需要什麼。打入西方市場,也不是說用單純的中國的圖案和花去吸引別人,要多了解市場需要什麼。還要和不同的設計師合作,也要學會讓媒體了解你的作品里的意思。合作很重要,要和西方的搭檔合作,也要和當地的設計師合作。
 
當時很多大牌設計師要用我的鞋,我都跟他們講清楚,一定要標上我的名字︰shoes by Jimmy Choo,不管多大的設計師,不標上我的名字就不給他們鞋。不能跟在別人後面做打工的,一定要讓自己的名字走到前台上來。現在那麼多的Made in China,也是中國產品質量上升的一個表現。
 
20年前去英國讀書的,很多日本人,很少收中國學生,那時候我不會畫鞋子,光知道怎麼做,我誠懇地要求我的導師收我做學生,不會畫沒關系,可以一個禮拜就學會。
 
我打算在中國組織設計比賽,找廠商出錢給得獎的學生,讓他們去讀書。我們還要做藝術場地,做藝術中心,做給外國看。
 

返回列表